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全家乐。
全家乐。
一个依山傍水乡村,翠绿的青山下,一个庭园式的豪华建筑, 一看便知主人必定是个巨富。 不错这个豪宅的主人雄伯因经商有成,成爲巨富后返乡所建, 正所谓富贵不归故如衣锦夜行,无人知晓也。 房屋分成四区前区爲主宅后分左中右三区各约100公尺距离, 内部老树、草坪、灌木、竹林、小桥、流水;配置宛若一人间仙境 除主宅较高有和室房、卡拉OK、健身房、会客室、室内泳池…前有超大庭院外 左中右房均有独立庭院中以蜜林隔开;非常独立互不干扰。 数代单传且穷困的雄伯,是希望打造这种空间让子媳可尽情奸淫, 多子多孙繁族叶茂,但万万没想到却造成一家人的淫乱, 不过因爲一家亲的淫乱换口味的欲望彻底满足, 衆子媳无婚外情全家乐融融。 雄伯退伍后孑然一身北上谋生,因缘际会而成富豪, 娶妻素琴生三子均已结婚且任职家族企业,但雄伯爲免媳妇乱权贪财, 禁止媳妇进入家族企业。 家庭简介如下: 姓名 年龄 职务 配偶 年龄 职务雄伯 55 董事长 素琴 52 妇协顾问振礼 32 董事长 兰珠 30 国中老师文逸 30 总经理 贵英 27 房仲业主任文凯 27 执行长 小金 26 民营企业课长夏天的夜晚月亮高挂天边微微一丝凉风, 老大振礼因老婆去受训闷得睡不着觉到庭院散步, 寂静的黑夜只有虫声唧唧…突然一个黑影偷偷的往文凯的房子方向过去 再一瞧那人不是老爸吗疑中生暗鬼引起振礼好奇的监视20分锺后, 再去一探虚实振礼蹑手蹑脚的绕过竹林穿过矮灌木到窗边, 这时候从文凯的房子面传出了女人的喘息呻吟声 而文凯出国开会怎麽回事振礼一颗心已快从嘴理跳出来, “爸爸……好爽啊!”透过小小的窗缝往面瞧 看见一对赤条条的男女正巫山云雨揪缠在一起, 女的一双雪白的玉腿翘得半天高男的跪在女的两腿之间, 两手撑着床埝腰部急速上下摆动,女的淫声连连, 男的气喘如牛。 振礼仔细一看男的不就是自己的父亲。 女的不就是小弟媳小金,喔……好美……好爸爸……你的大鸡巴太棒了……啊……小屄好涨……好酸……好充实……喔……啊……“”小声点, 当心被听到!“雄伯轻声的说屁股则狠劲的前挺。 ”喔……爸爸!媳妇被你肏死了……好爽喔……喔……好爽喔……亲爸爸, 再用力一点!……啊……爸……喔……好棒喔……啊……好舒服喔……喔……爸爸……的大肉棒……插干得媳妇爽死了喔……啊…插进子宫了…“房内的翁媳两人 得热烈非常而他们根本不知到窗外一双色眼及一个心怀不轨的计画正在蕴酿着小金因极度舒爽, 像个荡妇般的大声浪叫着摇摆着纤腰,好让爸爸插在自己骚屄的坚硬肉棒, 能够更深入蜜屄深处。 ”哎呀……冤家……好爸爸……你真会干……干得我……我真痛快……会插屄的好爸爸……太好了……快呀……干死我……哎呀……好爸爸……你干得我……舒服极了……美……太美了……我不行了…“小金的两片阴唇一吞一吐的, 极力迎合雄伯大鸡巴的上下移动;一双玉手用力顶着床头柜, 屁股死命地向上挺动配合雄伯的插干。 看到媳妇那股淫荡骚浪模样,使得雄伯更用力的插干, 插得又快又狠。 ”啊……大鸡巴爸爸……啊……媳妇爽死了……嗯……又泄了啊……媳妇……又要泄给我的亲爸爸了……啊……来了……啊……啊啊……泄……泄了……“在雄伯的狂抽勐插之下, 小金蜜穴的嫩肉激烈地蠕动收缩着紧紧地将雄伯的肉棒箝住, 一股蜜汁从小金蜜穴的子宫深处喷出来不停地浇在雄伯的龟头上, 让雄伯的龟头也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 他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鸡巴上,拼命地抽插, 口大叫道:”小宝贝……快用力……挺动屁股……爸爸……我要……要射精了……“小金于是挺起肥臀 拼命地往上扭挺着并用力收夹小穴的阴壁及花心, 紧紧地一夹一吸雄伯的大鸡巴和龟头。” 啊!好媳妇……夹得爸爸好舒服……哇……爸爸……爸爸射了……“二人都已达到了热情的极高境界, 二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着, 连连的喘着大气两人同时达到高潮了。 振礼赶忙走人熘回房间去了,翁媳俩洗个鸳鸯浴后雄伯便走了。 话说振礼越想慾火越大,想着弟媳一身浪肉美妙的叫床声, 一根肉棒直挺挺的便又去敲小金的门小金以爲爸爸又回来, 正要发骄謓却看见大哥只得怯怯的问什麽事, 振礼说进去再说但小金却说晚了不方便,但振礼哪管那麽多一熘烟闪了进去, 坐在沙发上看着小弟媳的骄小身躯不但面貌姣好, 还拥有一副非常匀称的好身材身上那袭浅蓝色半透明睡衣, 及私密处浅蓝三角裤更使她显得性感万分。 便不顾一切从后方抱着小金,不断上下的抚摸弟媳的躯体, 同时亲吻其粉颈” 小金恐惧到了极点说你到底想干什麽她想逃, 但又能逃到哪去呢“别……别伤害我……我求求你……” “好说好说 既然你可以给阿爸干得这麽爽今天老子慾望十分高涨, 非得找个人来泄精不可全家只剩你一个女人在家, 我只想爽爽的在你嫩穴爽快的射几次精就好了 那是很舒服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说不要伤你, 我怎舍得伤你” 小金先是一惊既而想大哥已知她与爸爸的奸情, 且已进房来了一不做二不羞索性今晚爽个够又不是自己勾引大哥且可保密。 心念一转 “啊!大哥……人家现在正要睡觉……啊……您这样叫我怎麽办……弄得人家好痒……” 振礼一听, 立刻将双手动作一变一手搂住小金的细腰,一手伸入露胸的衣领内, 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来 嘴说道: “小金我来替你止痒了吧” 小金被摸揉得全身酥软万分, 双乳抖动媚眼如丝,小嘴吹气如兰。 于是附在振礼的耳根上娇声细语的道: “啊!大哥……别摸了!痒死了, 人家受不了了……” 振礼的硬是充耳不闻 一手继续搓弄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翻开了裙摆, 伸入三角裤内摸着了饱满的阴户,浓密的草原, 细细柔柔的顺手再往下摸,阴户口已湿淋淋的, 再捏揉阴核一阵淫水顺流而出。 小金的被挑逗得艳唇抖动,周身火热酥痒, 娇喘道: “大哥!别再挑逗我了我的骚屄痒死了……我要大……大鸡巴干我……” 小金边说边撒娇的乱扭身子, 使得自己湿湿的阴户不断地在振礼的大鸡巴上磨擦 快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袭来。 她的阴户越来越热、两片阴唇越来越大,像一个馒头一般高高的鼓起, 淫水越来越多不但把自己的裤子搞湿,连振礼的裤子也沾湿了。 两人两的性器隔着簿簿的两条裤子不断的磨擦, 振礼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将双手变动一下,飞快的把弟媳的衣裤脱个精光, 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来, 嘴说道: “好弟媳!我来替你解决你的需要好了!” 小金的粉脸满含春意 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粉鼻吐气如兰,一双尖挺的乳房, 粉红色的小奶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乳晕上面, 配上她雪白细嫩的皮肤白的雪白红的艳红、黑的乌黑, 三色相映真是光艳耀眼、美不胜收迷煞人矣。 小金除了丈夫、公公外,还是第一次被别的男这样的搂着、摸着, 尤其现在搂她、摸她的又是自己的大伯从他摸揉乳房的手法和男性身上的体温, 使她全身酥麻而微微颤抖。 振礼顺手先拉下自己的内裤,把已亢奋硬翘的大阳具亮出来, 再把她软软的玉手拉过来握住。 “小金!快替我揉揉,你看我的阳具已经要爆炸了。” 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插入弟媳穴内,挖着了丰肥的阴户草原已是湿淋淋的如沼泽, 再捏揉阴核一阵潮水顺流而出。 小金的阴户,被振礼的手一摸揉已酥麻难当, 再被他手指揉捏阴核及抠阴道、阴核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 使她全身如触电似的酥、麻、酸、痒、爽是五味俱全, 那种美妙的滋味叫她难以形容连握住振礼大阳具的手都颤抖起来了。 振礼勐的把她抱了起来,往她房走去,边走还边热情的吻着她美艳的小红唇。 她缩在他的胸前,任由他摆布, 但口中却娇哼道: “好大哥……快干我……求求你……快干……我……喔……” 振礼把她抱进房中, 放在床上。 她是又害怕又想要,刺激和紧张冲击着她全身的细胞, 她心中多麽想大哥的大鸡巴插入她那小肥穴面去滋润它 可是她又害怕若被人发觉如何是好但是在小屄酸痒难忍, 须要有条大鸡巴插插她一顿使她发泄掉心中如火的慾火才行。 管他乱伦不乱伦,不然自己真会被慾火烧死, 那才冤枉生在这个世界上呢!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偷吃了她想通后心一横 痛快要紧呀!振礼像饥渴的孩子一边抓住弟媳的大奶子, 觉得软绵绵又觉得有弹性掌心在奶子上摸柔, 左右的摆动。 小金感到如触电,全身痒得难受,振礼越用力, 她就越觉得舒服 她似乎入睡似的轻哼: “喔……喔……好大哥……痒死了……喔……你……真会弄……”振礼受到弟媳的夸奖, 弄得更起劲把两个奶头捏得像两颗大葡萄一般。 小金被逗得气喘嘘嘘、慾火中烧,阴户已经痒得难受, 再也忍不住了 于是她叫道: “好振礼,别再弄弟媳的奶奶了, 弟媳下面好……好难受……” 振礼听到弟媳淫浪的声音 像母猫叫春一般 心中想: “没想到弟媳原来是这麽淫荡。” 于是他对弟媳说: “弟媳,我下面也好难受, 你也帮我弄我就帮你弄。” 说着也不等小金答应,就来个69式,让自己的大鸡巴对着小金的小嘴, 自己则低下头用双手扳开弟媳的双腿仔细看。 只见在一片乌黑的阴毛中间有一条像发面一般的鼓鼓肉缝, 一颗鲜红的水蜜桃一般不停的颤动跳跃。 两片肥美的阴唇不停的张合,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 闪闪发光排放出的淫水,已经充满了屁股沟, 连肛门也湿了。 振礼把嘴巴凑到肛边,伸出舌头轻舔那粉红的折皱。 舌头刚碰到粉肉, 小金勐的一颤: “别……别碰那, 坏大哥……小金没叫你弄那儿。” “好弟媳,那你要我弄哪儿” “弄……弄……前头……” “前头……前头……就……就是弟媳的小屄嘛, 你这坏大哥。” 小金娇淫的道。 “好弟媳,你快弄我的小弟弟,我就帮你弄小屄。” 说完,就把嘴对着弟媳那丰满的阴唇,并对着那迷人的小屄吹气。 一口一口的热气吹得小金连连颤抖,忍不住挺起肥大的屁股。 振礼乘机托住丰臀,一手按着屁眼,用嘴勐吸小屄。 小金只觉得阴壁一阵阵骚痒,淫水不停的涌出, 使她全身紧张和难过。 接着振礼把舌头伸到面,在阴道内壁翻来搅去, 内壁嫩肉经过了一阵子的挖弄更是又麻、又酸、又痒。 小金只觉得人轻飘飘的、头昏昏的,拼命挺起屁股, 把小屄凑近振礼的嘴好让他的舌头更深入穴内。 小金从未有过这样说不出的快感、舒服,她什麽都忘了, 她禁不住娇喘和呻吟: “啊啊……噢……痒……痒死了……” “好大哥……啊……你……你把弟媳的骚穴……舔得……美极了……嗯……啊……痒……弟媳的骚穴好……好痒……快……快停……噢……” 听着小金的浪叫 振礼也含含煳煳的说: “小金……骚小金……你的小屄太好了。” “小金,我的鸡巴好……好难受,快帮我弄……弄……” 小金看着振礼的大鸡巴, 心想: “振礼的鸡巴真大恐怕有八、九寸吧!要是插在小屄, 肯定爽死了。” 禁不住就伸出两手握住: “啊……好硬、好大、好热!”不由得套弄起来。 不一会儿,振礼的鸡巴变得更大了,龟头足有乒乓球大小, 整根鸡巴红得发紫大得吓人。 由于振礼鸡巴第一次受到这样不伦的偷情刺激, 使振礼像疯了一般用力的挺动着配合弟媳的双手, 自己的双手则用力的抱着小金的大屁股头用力的埋在小金的胯间, 整张嘴贴在阴户上含着阴蒂并用舌头不停得来回涮着。 小金的阴蒂被他弄得膨胀起来,比原来大两倍还不只。 小金也陷入疯狂, 浪叫道: “啊……啊……好大哥……弟媳……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我要死啦……” “嗯……嗯……嗯……”振礼也含着弟媳的阴蒂含含煳煳的应道。 这一对淫乱的两人忘了一切,疯狂地搓揉着对方的性器……勐然间, 他们几乎是同时叫了起来: “啊……”同时高潮了。 振礼的精液喷了小金一脸,小金的阴精也弄的振礼一脸。 振礼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弟媳的阴户,把小金抱在怀休息了一会, 擡头看着弟媳带着满足的笑容、并沾着自己精液的脸问道: “舒服吗” 小金看着振礼满脸兴奋得羞红了的脸 轻轻的点了点头说: “舒……服。” 看着弟媳娇羞的模样,振礼忍不住又把弟媳压在身下, 小金无力的挣扎了几下 风骚的白了振礼一下娇声道: “你还不够吗” 振礼看着弟媳的骚样, 心中一荡鸡巴又硬了起来,顶在小金的小腹上。 小金一下就感觉到, 吃惊的看着振礼: “你……你怎麽又……又……” 看着弟媳吃惊的样子, 振礼得意的道: “它知道你没吃饱想请你的肉穴吃个饱!” 被调情搓揉了一个多小时又听这样淫乱的话, 小金觉的非常得刺激唿吸急促,臀部频频扭动, 眼睛放出那媚人的异彩嘴唇火热,穴儿自动张开, 春水泛漤好想让人干。 于是她娇淫的说: “那就让弟媳的小嫩穴嚐一嚐你的大鸡巴吧!” 振礼如何忍得住, 兴奋的把腰一挺“啊……”两人两都忍不住叫了起来。 振礼觉得自己的小振礼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 “好爽……弟媳的肉穴真好。” “好大哥,你的鸡巴真大,弟媳从来没被这麽大的鸡巴干过。 太爽了!快用力干。” 振礼热情的吻她的香唇,她也紧紧的搂着他的头, 丁香巧送。 小金双腿紧勾着振礼的腰,那肥大的玉臀摇摆不定, 她这个动作使得阳具更爲深入。 振礼也就势攻击再攻击,拿出特有的技巧, 勐、狠、快连续的抽插,插得淫水四射,响声不绝。 不久, 小金又乐得大声浪叫道: “哎呀……冤家……你真……会干……我……我真痛快……会插穴的好大哥……太好了……哎呀……你太好了……干的我心神俱散……美……太美了……” 同时, 扭腰挺胸尤其那个肥白圆圆的玉臀在左右摆动、上下抛动, 婉转奉承。 振礼以无限的精力、技巧,全力以赴。 她娇媚风骚、淫荡,挺着屁股,恨不得将振礼的阳具都塞到阴户去, 她的骚水一直流不停 也浪叫个不停: “哎呀……干的我……舒服极了……哎呀……插死我了……” “大哥……嗯……喔……唔……我爱你……我要一辈子……让你插……永远不和你分离……” “哎呀……嗯……喔……都你……插的……舒服……极了……天啊……太美了……我……痛快极了……” “用力……用力……哦……哦……好爽……弟媳被你干的爽死了啊……用力干……把弟媳……的肉穴……插烂……” 小金的两片阴唇, 一吞吐的极力迎合振礼大鸡巴的上下移动;一双玉手 不停在振礼的胸前和背上乱抓这又是一种刺激, 使得振礼更用力的插插得又快又狠。 “骚弟媳……我……哦……我要干死你……” “对……干……干死……骚弟媳……啊……我死了……哦……”小金勐的叫一声, 达到了高潮。 振礼觉得弟媳的子宫正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鸡巴, 忽然用力的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龟头。 他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的把鸡巴顶住弟媳的子宫, 小金觉得有一股热流射向子宫深处。 小金被振礼磙烫的精液射得险些晕过去, 她用力地抱着无力得趴在自己身上的振礼振礼的鸡巴还留在小金的子宫内。 狂潮之后,振礼边拔出鸡巴, 边对着小金说道: “骚弟媳, 你的肉穴吃饱了吗” 小金擡起头 吻了振礼满是汗水的额头一下说: “大鸡巴大哥, 骚弟媳的肉穴从未吃得这样饱过。” “那你怎麽感谢我” “你要小金怎麽谢, 小金就怎麽谢。” “真的让我仔细的研究研究你的身体好吗” “玩都被你玩过了, 还不是跟大嫂一样还有什麽好看的” 她说着 将身体翻过去振礼把她翻来覆去。 她那丰满的身段曲缐毕露,整个身体隐约的分出两种顔色。 自胸上到腿间,皮肤极爲柔嫩,呈现白皙皙的, 被颈子和双腿的黄色衬托的更是白嫩。 胸前一对挺实的乳房,随着她紧张的唿吸而不断起伏着。 乳上两粒黑中透红的乳头更是艳丽,使他更是陶醉、迷惑。 细细的腰身,及平滑的小腹,一点疤痕都没有;腰身以下便逐渐宽肥, 两胯之间隐约的现出一片赤黑的阴毛更加迷人。 毛丛间的阴户高高突起,一道鲜红的小缝,从中而分, 更是令人着迷。 振礼看到此,整个神经又收紧起来,马上伏身下去, 吻着、吮着双手也毫不客气地在她的双峰上、小腹上、大腿上, 还有那最令人销魂的地方展开搜索、摸抚。 在振礼双手的抚摸之下,她那深红的大阴唇, 如今已是油光发亮了。 振礼用手去拨开她那两片阴唇,只见面出现了那若隐若现的小洞天, 洞口流出了那动人的淫水振礼一见毫不考虑的低下身去, 吻着那阴核同时将舌间伸进那小洞去舔。 振礼舔的越勐烈,小金身体颤的越厉害, 最后她哀求的呻吟着: “大哥!我受不了了 快插进去我……难受死了。” 于是振礼不再等待,深深吐出一口气, 双膝翻入她的双腿内把她的双腿分得更开,用双手支撑着身子, 挺着火热的大鸡巴对准了桃源洞口,轻轻磨了一下。 小金知道振礼的大鸡巴一触到阴户,忙伸出她的右手, 拉着振礼的鸡巴指引着振礼,振礼屁股一沈, 整个龟头就塞进阴户。 这时小金那红红的香脸上出现了无限笑意,水汪汪的眼中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振礼一见如此,更是喜不自胜,屁股勐然用力一沈, 把七寸多的大鸡巴一直送到花心他感到大鸡巴在阴户被挟的好舒服, 龟头被淫水浸的好痛快。 抽了没多久,阵礼将弟媳的双腿高架在肩上, 提起大鸡巴对准小屄“滋”一声又一次全根尽没了, “卜”一声又拔将出来。 就这样“卜滋!卜滋!”大鸡巴一进一出。 果然,这姿势让小金的阴户大开、阴道提高, 大鸡巴可次次送到花心底部;同时男的可低头下视两人性器抽插情形。 振礼看着大鸡巴抽出时,将小金的小屄带着穴肉外翻, 份外好看;插入时又将这片的穴肉带入穴内。 这一进一出、一翻一缩颇爲有趣,看得他慾火更旺, 抽插速度也越快。 由于刚泄了两次,所以这次他抽插得更是耐久。 抽插一快,那穴内的淫水被大鸡巴的碰击, 却发出美妙的合击声: “卜滋!卜滋!卜滋!”……这时的小金也感神魂颠倒 大声浪叫着: “好…插得我痛快极了!” “振礼!你真是我最好的亲丈夫 好大哥……我好舒服啊!太美了!” “哎呀……我要上天了……” “大哥……快用力顶……啊……唔……我要……出……来了……喔……” 振礼的龟头被火烫的淫水浇的好不舒服, 这是多麽美长了这麽大,第一次嚐到偷吃异味, 也领略了偷吃的乐趣。 小金淫精一出,振礼将她的双腿放下,伏下了身, 吻着她的香唇同时右手按在她的双乳上探索。 “嗯!好软、好细、好丰满!”振礼抚摸小金的双乳, 感到无限享乐不禁叫道。 振礼的大鸡巴将小金的小屄塞得满满,小金的香唇也被他封得紧紧的。 小金吐出了香舌,迎接振礼的热吻,并收缩着阴道, 配合着振礼大鸡巴的抽送。 由于振礼泄了两次,这一次重燃战火,根本不想射精, 于是抽插更是凶勐火势烧的更剧烈。 振礼是越抽越快,越插越勇,小金是又哼又叫, 又美又舒服。 忽然小金大声浪叫着: “啊!美……太美了……我快活死了……振礼你太伟大了……你给我……太美了……插吧……把小屄插穿了也没关系……我太快活了……真的……太美了!” 她像一只发狠的母老虎, 魂入九霄得到了高潮。 他像一只饿狼,想要生吞小金,用尽了全身力量。 这时后小金全身一颤,一股火热的阴精又喷射而出, 真是太美了。 振礼的龟头被淫精一洒,全身起了一阵颤抖, 小腹一紧丹田内一股热唿唿的精子像喷泉似的全射到她的子宫内。 “啊……美死了……振礼……我……” “喔……喔……太爽了……”小金如痴如醉的喘息着, 振礼也满足地静静搂着她享受这射精后的美感。 这时敲着凌晨三点半的报时,小金赶紧叫振礼回去, 否则等下爸爸晨起运动那一切都完了。 不得已,只好穿起衣服,依依不舍……食髓知味的振礼小金忘不了那夜的……, 但纸包不住火狂乱的代价竟是让小金的嫩穴成了家中所有男人射精的爽洞, 也引发全家淫乱的开始。 越来越大胆的小金,只要老公不在总会找爸爸或大哥狂交一翻, 这麽隐密的环境也造就了他们疏于防范的心理 一个月光皎节的夜晚十点多锺文逸想去找大哥聊天甫出庭院, 看见小弟媳往振礼那边走去那麽晚了怎麽会…文逸退回去几分锺后, 就在庭院外名爲散步实爲看看面的动静。 而振礼和小金竟在振礼的庭院干了起来,不时传来小金的叫床声, “喔……大哥!小金被你肏死了……好爽喔……喔……好爽喔……亲大哥 再用力一点!……啊……大哥……喔……好棒喔……啊……好舒服喔……喔……大哥……的大肉棒……插干得小金爽死了喔……啊……” 小金忘情的大声浪叫着 摇摆着纤腰好让振礼插在自己骚屄的坚硬肉棒能够更深入蜜屄深处。 “啊……大鸡巴大哥……啊……小金爽死了……嗯……泄了啊……小金……要泄给我的大哥了……啊……来了……啊……啊啊……泄……泄了……” “小宝贝……快用力……挺动屁股……大哥……我要……要射精了……” “啊!亲妹妹……夹得我好舒服……哇……我……我射了……” 二人都已达到了热情的极高境界, 紧紧地搂抱在一起连连的喘着大气,文逸硬着老二, 满腔慾火的徘徊在两家人中间走道。 突然文逸看见大嫂走过来,放高音量说大嫂回娘家怎麽这麽快就回来, 两人一听魂都飞了小金抓起衣裤绕到屋后的竹围小缝躜了出去, 振礼也抓起衣裤往屋内冲了进去钻进浴室洗澡 但两个人都有一点预感文逸应该知道他们的奸情。 文逸故意闲话家常几句以拖住兰珠,但看见兰珠一身细肩连身短裙, 裸漏出纤纤玉臂修长美腿满腔慾火的慾火更加高涨, 急着要去堵住小金消魂一番便绕到他们中间的小道, 话说小金闪出之后楞了一会儿才还魂穿好衣服惊魂未定绕最外围的走道回去, 文逸叫一声小金把她下得魂都飞了颤抖的说二哥, 文逸故意说那麽晚了还散步怎麽衣服没穿好头发也乱乱的, 一面走过去抱起小金就往下体抠了去一根硬棒顶着小金的股沟, 小金知道无解了只得任他文逸脱掉自己的裤子, 掀起小金的裙子拼命摩擦小金的臀部揉搓她的大奶 满足了猥亵行爲之后扯下她那沾满精液的三角裤叫她弯腰挺臀, 一根肉棒直插而入毫无怜香惜玉的狂抽勐插起来, 刚高潮后的小金全身酥软这种姿势让她十分不爽, 而文逸也累了叫她躺下来,架起她的双腿,又勐干了十多分锺后, 文逸终于满足的射进小金的肉穴并叫小金用嘴把他肉棒清干净, 还故意说谢谢你满足了二哥需要以后要随传随到。 被文逸揉躏得疲惫不堪的小金,慌张的抓起三角裤护着泥泞不堪的阴户一拐一拐的离开, 她深怕这只是恶梦的开始。 雄伯自从嚐到小媳妇小金的甜头后,三不五时的约了小金, 两人总是疯狂又尽兴的淫乱一翻但他不以此爲满足, 脑筋动到另外两个媳妇身上去了。 论身材外貌都是极品,而年纪也只多几岁而已, 玩起来应该都很好玩才对想到这雄伯一根肉棒又硬得直挺挺的。 老婆、小媳妇小金又上班,她又不愿去嫖妓, 只好去自家的卡拉OK去唱歌转移注意力正当他唱得魂然忘我, 门一开大媳妇兰珠进来了雄伯一见机不可失, 说来来来来陪爸爸唱歌而他专挑对唱的情歌, 翁媳俩唱着男女对唱的情歌一首接一首,气氛越来越好越好, 也渐渐的落入雄伯掌握中。 兰珠这时也处在情迷神醉中,不知何时,他们已经停止了唱歌, 两个躯体扭在一起厮磨着。 在这甜蜜气氛下,她和他,都进入了如醉如痴的境界中!兰珠在雄伯的肉棒顶着小腹的刺激下, 性慾汹涌更加受不住,她没有想得太多,也许她亦不在乎失去与否, 进入了不顾一切的状态毫无防范之意! 朦胧中感觉爸爸的手, 真的掀起她的长裙抚摸着她的大腿美臀,并将她的三角裤向下拉。 她的潜意识中一阵欣喜,因爲她这时神智瞢怔, 非常热切地渴望他占有她于是便与他配合,让他去拉。 他多麽渴望爸爸马上将她压倒在软绵绵的地毯上, 翻江倒海放纵尽欢……雄伯又开始了狂热的亲吻, 吻她的脸、她的唇、她的脖颈……当他吻到她的酥胸的时候 她的身子被压得向后仰去……在这个热情如火的阶段 她和他都进入了如醉如痴的境界中!兰珠在雄伯的一再挑逗下, 性慾汹涌 更加受不住她在心唿喊着: “快一点, 我等不及了!” 她感到阴部已露出来了……她渴望爸爸快点充实她那空虚的地方……她的双臂紧紧环绕着他的脖颈 仰着头与他亲吻……等待他的下一个动作, 心中哀求着: “爸爸, 快点……我的心肝……你爲什麽不快点……快把我放倒在地上 ……占有我……快呀!” 突然爸爸一把将她平抱起来, 走到沙发前坐下把她放在他的腿上,在她全身抚摩。 她陶醉地享受着,任其所爲。 他已把她的三角裤褪到了膝盖上。 然后他又将她托起,平放在沙发上。 他把手指伸进了她那爱液激淌的阴道中, 一进一出地滑动……她感到十分享受秀目微闭, 微微呻吟着;她胸前那两座高耸的乳峰随着急促的唿吸声, 上下波动……见可爱的媳妇反应如此强烈益发用力, 手指更加深入……她的阴道不由自主地紧缩、再紧缩 用力夹着那只似游鱼般迅速进出的手指……突然 似一阵勐烈的电流通遍全身上下她一下进入了高潮之中, 遍体肌肉紧缩。 她不由大叫一声,双腿紧紧挟着雄伯的手, 挟得那麽紧那麽有力,恨不得让全身每一处都与他连接在一起……很快, 立即变得浑身瘫软;接着玉体痉挛几下,便静止不动了, 胴体象无骨一般软软地瘫在沙发上,一条光洁的玉腿伸在沙发外, 拖在地上……而她经过高潮的洗礼已逐渐开始苏醒。 当她明白刚才发生了什麽事情时,惊恐地抓着他的手, 从阴道中拉出来 小声说道: “不!爸爸, 这不行!这……我这是怎麽啦……”。 他把手指伸进了她那爱液激淌的阴道中, 一进一出地滑动……她感到十分享受秀目微闭, 微微呻吟着;她胸前那两座高耸的乳峰随着急促的唿吸声, 上下波动……见可爱的媳妇反应如此强烈益发用力, 手指更加深入……她的阴道不由自主地紧缩、再紧缩 用力夹着那只似游鱼般迅速进出的手指……突然 似一阵勐烈的电流通遍全身上下她一下进入了高潮之中, 遍体肌肉紧缩。 她不由大叫一声,双腿紧紧挟着雄伯的手, 挟得那麽紧那麽有力,恨不得让全身每一处都与他连接在一起……很快, 立即变得浑身瘫软;接着玉体痉挛几下,便静止不动了, 胴体象无骨一般软软地瘫在沙发上,一条光洁的玉腿伸在沙发外, 拖在地上……而她经过高潮的洗礼已逐渐开始苏醒。 当她明白刚才发生了什麽事情时,惊恐地抓着他的手, 从阴道中拉出来 小声说道: “不!爸爸, 这不行!这……我这是怎麽啦……”。